關閉

第四十六章 呂著之死

匹夫仗劍大河東去

作者:刀一耕 | 2019-11-14 17:36:29

  “什么?死了?”

  大清早剛到衙門,周昂就被一個消息給驚得五雷轟頂。

  昨天還風度翩翩,游刃有余地與所有人周旋的瞻州呂氏家主呂著,昨天晚上居然死在了翎州郡祝衙門的大牢里?

  哈?

  這是什么狗屎玩笑?

  衛慈點點頭,顯然他雖然知道了有一會兒了,但也同樣是還沒從這個消息里緩過神來呢,于是表情就有些說不出的別扭。

  “嚇人是吧?我也不信。但他真死了!”

  周昂覺得自己整個腦子都木了。

  也或者說是方了。

  事情的變化實在太快,一眨眼的功夫,就是面目全非。

  他愣了好一陣子才回神,問:“怎么回事?他怎么會死在大牢里?”

  衛慈道:“本來都以為是萬無一失的,整個翎州郡,哪里有地方會比郡祝衙門的大牢更安全的?那里不但整體布置了一座強大的陣法,單個牢房之間,也都有小型的法陣控制著,外頭進不去,里面也出不來,可是……”

  “更邪門的是,今天早上,還是郡祝衙門那邊的人,親自開門把殺人者給放出來的,因為對方幻化成了那位呂著的模樣,一直到到對方出了大牢,很快消失,負責看守大牢的人發現了里面呂著的尸體,才知道不對。人早就跑沒影了。你知道殺人者是誰嗎?咱們都認識!”

  “哈?咱們都認識?別賣關子,誰?”

  “你還記得上次咱們抓捕的那個雷震嗎?雷胡子!”

  “呃……玉蘭宗那個案子?我記得他……他……”

  “是啊!可笑不是嗎?咱們當時還拷問了,進賢用迷魂術拷問的,然后考慮到安全拘押的問題,轉去了那邊的大牢,結果倒好,原來人家把咱們從頭到尾耍了個遍。上上下下,沒人發現有什么問題……”

  “那件案子……一個多月了吧?那雷震有那么厲害?當初他是偽裝的?”

  衛慈嘆口氣,“不知道,不過雷震這個身份,應該不是他的本來身份,我看太祝寺那幾位的意思,似乎已經猜到他是誰了!但是……別管怎么說,這回咱們官方修行者可算是丟人丟大發了!”

  丟人……只怕還在其次吧?

  周昂心里忍不住想:呂著這一死,很多事情都瞬間崩塌了!

  瞻州呂氏那邊是不是愿意接受官方給出的死因說法?就算接受,死在你們的保護下了,這個事兒又該怎么算?

  呂著死了,看樣子兇手已經被上官們鎖定為春風會的一位高手,那么,那位高手把自己送進監獄大牢一個多月,就是算死了呂著的思路,在刻意等他進去的話?目的是什么?單純的有仇,要殺人,還是……搶東西?

  那么現在……東西丟了沒?

  如果東西沒了,呂著也死了,還拿什么吊住李銘?

  呂家的喬遷喜宴,就在兩天后,這下子喜宴不用辦了,發喪吧!

  想到這些亂七八糟的問題,周昂好半天才回過神來,然后第一個念頭就是趕緊去看看李銘現在在哪里,跑了沒。

  還好,鏡子的視野很快就鎖定了他,這家伙還在江邊優哉游哉的釣魚呢,顯然他還不知道呂著已經身死這件事。

  也就是說,他并非此事的同謀,而且尚不知情。

  那事情……至少是抓捕李銘這件事情,就尚有可為之處!

  …………

  呂著之死,驚了所有聽到消息的人一大跳。

  但一直到下午,隨著高靖從郡祝衙門那邊參與議事回來,縣祝衙門這邊的眾人,才算是搞清楚了這件事情的大致始末。

  殺人者的確就是那個雷震,郡祝衙門和太祝寺那邊,都有相關高手,可以清楚地證明這件事。只不過,這個雷震,本名其實叫韓震,太祝寺那邊關于他的資料,據說有厚厚的一摞,因為他是眾所周知的春風會高層之一。

  只不過在這件事情里,誰都沒有料到,他會心甘情愿地“落”到縣祝衙門這邊,而且也審過了,各方面的定位都很清楚,只是春風會的一個小蝦米,而且把他轉押到郡祝衙門的大牢之后,這一個多月里,他表現很正常

  本章未完,點擊[ 下一章 ]繼續閱讀-->>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19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