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第21章 同床共枕

逆天邪神

作者:火星引力 | 2015-06-08 22:56:08

習慣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,它會在不經意間悄然篡改著一個人的心靈。

  迎親時,蕭澈想要攙扶夏傾月,被她無情凍住了手臂。第一次對她喊聲“老婆”,讓她差點大雷霆,第一次牽她的手,蕭澈都能感覺到來自她的冰冷殺氣……

  而這才幾天的時間,蕭澈口中的“傾月老婆”喊的越來越順溜,她已聽之任之,不管她心里怎么想,但表面上總歸是完全接受了這個稱呼。而不要說被他牽住手掌,就連在他面前脫衣服,都已不是那么別扭。

  這幾天,蕭澈毫無疑問的睡在墻角,不過地上鋪著厚厚的毯子,也總算睡得不是那么難受。而每到凌晨三時,他都會主動醒來,用銀針而對她進行“調理”。這幾天,她已越來越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體質生了多么驚人的變化。

  光線暗淡,但夏傾月的裸背依舊如若玉質,膚光勝雪。蕭澈手持銀針,指尖飛舞,不多時已是大汗淋淋。兩刻鐘后,又一次“通玄”完畢,蕭澈將銀針全部收起,口中長長出了一口氣,虛脫之下,他的大腦忽然一暈,身體一晃,整個身體直接撲在了夏傾月的裸背上,一股無法形容的溫軟柔滑感頓時從他的胸前傳來。

  夏傾月猛然睜開眼睛,眸中閃過一抹怒色,她剛要力將蕭澈遠遠震開,忽然察覺到他此時的氣息竟是無比的虛弱……比之之前任何一次都要虛弱數倍。

  夏傾月的玄力頓時收回,只用很小的力氣將蕭澈推開,然后瞬間拉上衣服,轉身伸手將蕭澈的身體撐住,看著他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  蕭澈的臉色蒼白的看不到一絲的血色,兩只眼睛也是半睜,似乎連完全睜開的力氣都已失去。他微一搖頭,虛弱的說道:“沒事……只是力氣和精力都有些……過度透支而已……讓我休息一會兒就好了。”

  夏傾月的眼眸微微晃動,心中再次出現了一絲不該有的疼痛感。第一次為她施針后,他就全身脫力。而一次脫力,或許可以相對容易的修整過來。但這幾天,他每天都要對她施針,每一針,都要用上他最極限的玄氣。他的身體本來就弱,這樣連續的虛弱……又怎么可能撐得住。這極有可能,會對身體造成永久性的損傷。

  “……你不需要為了我這么拼命。”夏傾月眼神復雜的說道。

  蕭澈咧了咧嘴,笑了起來:“不,你有資格……因為你是我……名媒正娶回家的老婆!”

  夏傾月:“……”

  蕭澈閉上眼睛,緩緩養著力氣,用很輕的聲音道:“雖然,你嫁過來,只為報恩,從不把我當你的夫君。但我卻沒有辦法不把你當我的老婆。除非我休了你,否則,對自己的女人好,也是男人最基本的責任和尊嚴之一……”

  說完這些話,蕭澈的胸口一陣暖呼呼的……我去!連我自己都被感動了,我就不信你這個女人的心里半點感覺都沒有!

  半晌,他沒有聽到夏傾月說話,睜開眼睛,輕喘幾口氣,帶著一副可憐相說道:“傾月老婆,我現在可能有些走不動了。你能不能……把我扶到那邊去。”

  他的眼神,示意向那個墻角……他睡覺的地方。

  夏傾月看了那張鋪在地上的毯子一眼,心中的那絲不該有的疼痛感又隱隱加深了幾分,她搖搖頭,身體轉向床邊:“你睡床上吧,我睡那里。”

  一聽這樣的話,蕭澈立刻急了起來,不知哪來的力氣,以最快的度伸手抓住了夏傾月的手臂:“不行!絕對不行!雖然你各方面都比我強……但我是男人,你是女人!我身為一個男人,怎么能做出自己睡床,讓女人睡地的事!你要是睡那里,我寧愿睡到院子里去!”

  聲音很急,更是透著一種無法不容辯駁的堅決。說完,他還掙扎著起身,作勢要下床。

  夏傾月的臉色頓時浮現出一種復雜的神情,她貝齒微咬,在短暫的掙扎后終于做出了決定,伸手將蕭澈虛弱的身體向里輕輕一推,然后拉過大紅的毯子,同時蓋在了自己和蕭澈的身上。

  “不許碰我。”夏傾月在床的外側躺下,背對蕭澈,不讓他看到自己此時的表情。

  蕭澈默默的笑了起來,他以最快的度擺好一個最舒適的睡姿,美.美的閉上了眼睛:“放心好了。以你的玄力,我就算想,也不可能把你怎么樣……呼,同床共枕…

  本章未完,點擊[ 下一章 ]繼續閱讀-->>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19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