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第二十五章 一灘爛泥

獵妖高校

作者:鄭重騎士 | 2019-06-17 12:53:19

  鄭清口中的特殊符彈,并非制作符彈的手法特殊,而是裹彈的符箓有異。他的這顆符彈使用的符箓,是用他的鮮血勾畫的。

  就大部分巫師而言,現在已經很少有人用鮮血畫符了。

  一方面是危險,倘若符紙燃燒不徹底,血液被敵人收走,不需兩個鐘頭,千奇百怪的詛咒就會降臨;另一方面,畫血符會對巫師造成巨大的身體負擔,嚴重的甚至會損耗壽命。

  因而即便符箓中有使用鮮血的地方,也至多不過是用幾滴指尖血,在畫符結束后叉一個符腳。就像鄭清上學期,在流浪吧為李萌畫符時所做的那樣。

  但凡是有弊的,自然也有利處。巫師使用自己鮮血勾勒的符箓,不僅使用起來更加得心應手,而且威力也較那些用龍血墨水或者朱砂勾勒的符箓強大數倍。所以這種古老的畫符技藝最終還是傳承了下來。

  冬狩獵會之后,考慮到自己的作戰手段非常有限,鄭清痛定思痛,畫了幾道血符,最終裹出了三枚血符彈,以防萬一。這些符彈平日都藏在灰布袋里的桐木小箱子里。

  考慮到需要使用血符的環境肯定后非常惡劣,他畫的都是適用范圍更為廣泛的鎮邪符,不論是面對妖魔,還是那些偷偷摸摸的月下生物,這種符箓都有很好的克制效果。

  原本以為這些‘鎮邪符彈’會在桐木箱內沉寂許久,卻不料現在就到使用它們的時候了。

  在將一枚彈身繚繞著猩紅血色的符彈壓進雷明頓的彈倉后,鄭清心底的壓力終于輕了一點。他抬起頭,目光越過船舷,看向遠處礁石上蹲坐的怪獸。

  名為撒托古亞后裔的蛙形巨獸瞇著眼,懶洋洋的坐在那塊礁石上,仿佛之前老船夫襲擊它的那一串咒語是拂面春風一般,沒有絲毫暴怒生氣的表現。

  不知是不是錯覺,鄭清總覺得它那瞇縫著的眼睛后,隱藏了一道認真觀察自己的視線。

  與年輕公費生一樣,蕭伯納老人并沒有因為撒托古亞后裔安分的表現而放松警惕,在擺渡船轉彎之際,仍舊丟出了一連串強力昏睡咒,試圖讓那頭怪物更安分一點:

  “尚寐無吪!”“尚寐無覺!”“尚寐無聰!”

  這些咒語并不具備攻擊性,而是作為控制性的咒語。在這種環境下,這類咒語顯得更加可靠一點。

  老人的選擇非常謹慎,但還是低估了撒托古亞后裔的陰險。

  就在老船夫丟出昏睡咒的同一時間,怪獸巨口微張,一道赤紅色的影子激射而出,徑直撞向擺渡船的中央。

  赤影襲擊方向的盡頭,恰有一位年輕的公費生,探出半個身子,手中舉著一桿符槍。

  “放肆!”老船夫怒喝一聲,手中竹篙在河中一點、一挑,一條米許長短、身形肥碩的大魚便被他凌空挑出,砸向那條赤紅色的影子。

  大魚后發先至,擋在了赤影前行路途的中央。

  “噗。”

  仿

  本章未完,點擊[ 下一章 ]繼續閱讀-->>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19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