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

第二百零一章 出使宛城

城姬三國

作者:紳士東 | 2019-11-14 17:23:39

  還好呂蒙沒有玩過網游RPG,否則現在一定將白圖當成是斷了腿的老村長……

  莫非那樵夫一見面,就會和他抱怨最近抱抱兔太多,耽誤他砍柴,之后讓他出城去殺15只抱抱兔?

  然而這種神奇的任務,并沒有出現,呂蒙在李管事的指引下,見到了對接的“樵夫”之后,和他說起了宛城的事情。

  這樵夫比呂蒙想象中更年輕,一般提起樵夫,呂蒙想到的都是“樵翁”,畢竟反正也是沒有田耕要進山的話,年輕人更多得是漁獵。

  不過眼前這樵夫,雖然有些胡子拉碴、不修邊幅,但卻絲毫沒有頹廢感,不像是窮得娶不上媳婦的那種……

  聽呂蒙說起宛城的事情之后,樵夫理所當然的說道:“恩,那我和你一起去吧。”

  呂蒙:……

  呂蒙也沒明白,為什么這事兒要帶個樵夫……而且除了自己之外,主公和樵夫本人,似乎都將這當成是理所當然的?

  莫非要威脅張繡,把宛城周圍的山全都砍禿?

  不過主公既然說要帶著樵夫一起,呂蒙自然也沒有反對意見,再次去找白圖時,白圖并沒有交給他信箋,而是耳提面命的讓他轉告。

  “到了宛城,見到朱主簿的時候,你轉告他……只要張繡愿意歸附,除了之前答應的關內侯之外,還許其依舊鎮守宛城,屆時可析宛城、穰城一帶另立一郡,表其為太守,或可自領別部入車騎將軍府,一切待遇與諸將同,自可攫取功業。

  另外……如果一時拿不定主意,只要他不接受曹、袁任何一家的招攬,這條件我給他留著,不過他手下的謀士的賈詡,必須先作為使者來金陵,另有重用。”白圖說道。

  呂蒙聽了一遍,便記了下來。

  白圖也并沒有說,樵夫跟著去宛城是要做什么。

  不過令呂蒙放心的是,兩人騎上戰馬之后,發現這樵夫,騎馬穩得一批,自然也證明了……這位沉默的年輕人,并不是普通樵夫。

  臨走之前,呂蒙還向捕風衛,要了一份宛城張繡等人的資料,白圖特批他調取。

  路上呂蒙也時時研究這份資料,顯然并不只是滿足于“送信”,更是在心里想象著各種自己勸服張繡的場景。

  前幾日,兩人一路無言,后來進入弋陽郡后,樵夫對各種“幻想”中的呂蒙問道:“你不是送信嗎?總自言自語什么。”

  “這你就不懂了……只做交代好的任務,我豈不永遠都是個小校,什么時候能封侯拜相?有立功的機會,就要抓緊!”呂蒙的語氣,和滿臉佛系的樵夫,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  “立功……就為了封侯拜相嗎?”樵夫有些失望的問道。

  “不錯!男兒丈夫立于世,不就是求個封妻蔭子?”呂蒙昂首挺胸的說道。

  “為了這功業二字,已經有多少兵將平民流血流淚……值得嗎?忍心嗎?我見那還在建的‘講武堂’,門口可也是寫著‘升官發財請走別路,貪生怕死莫入此門’,你這樣真的是合格的將領嗎?”樵夫有些心靈拷問的意思。

  “主公求的是開萬世之太平,我在主公麾下,求個封妻蔭子,與這矛盾嗎?”呂蒙理所當然的說道。

  “你每殺死一名敵人,看到自己每一位戰友身亡時,不會認為自己的功業很羞恥嗎?”樵夫皺眉道。

  呂蒙能夠感受到,樵夫說的這些時,并不是言之無物的空洞指責,而是仿佛真有經驗,故而明白這樵夫看起來年紀不大,但是……或許真有不得了的經歷?

  不過對于樵夫心靈拷問,呂蒙卻并不動搖的說道:“羞恥?為什么要羞恥,你質疑我對主公的忠誠,還是質疑白公的所求?”

  呂蒙的心理,其實代表了一部分白圖屬下的將領的心理——主要的內在動力依舊是“建功立業”,同時將高尚情操的一面,“推脫”到白圖身上。

  算是既滿足了人類本能的利己,同時也披上利人的外衣,令自己更加理直氣壯。

  正如呂蒙所說,他是為了自己而從戎,但是……只要他不會背叛白圖,白圖不會背叛自己的初衷,那么他能夠從中獲得想要的功業,又有何不可?

  “都質疑。堅持信念的人,是會變的,不變的只有信念本身。”樵夫直言道。

  呂蒙詫

  本章未完,點擊[ 下一章 ]繼續閱讀-->>
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錄  (快捷鍵:→)
默認

默認 特大

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體

  • 寬度

夜間
強烈推薦 |新書推薦

網站地圖

本站所有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其版權隸屬于原著作者或機構。

Copyright © 2019 新墨壇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.

目錄下載收藏推薦報錯
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号